藍天.碧海.沙灘

關於部落格
我的泳褲遺留在愛琴海
  • 612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"你過得好嗎......."

我展開信,心裡頭五味雜陳的,從第一個字句的問候開始,我的心跳居然碰碰加速,有點酸,卻也有點暖。

大我一梯的阿偉經過我身邊,看我一副鬱鬱的表情,好奇地瞪著我。

「幹嘛?一副大便臉??」
我的眼神出賣了我的心。
「誰寫的信 ?瞧你那副模樣,不會是你的好姊妹寫信來,說不想跟你再聯絡吧!」

他是我在部隊裡的好友,無話不談的好友,台北人,有著一股油裡油氣的模樣,臉上總是掛著那一付露出二顆虎牙的笑容。他從不相信,我跟我的好姊妹,只是一般好朋友的關係。
他也是奉行男女之間,不可能有純友誼存在。

「前女友寫了封信來。」我幽幽地告訴了他。
「喔!幹嘛?要求復合嗎?」
「我又還沒看完,你走開啦。」
他拉長脖子,雙眼往下吊地想看內容。我把他的頭推到另一邊。
「看完了記得告訴我,我先去廚房準備一下,待會兒開酒慶祝。」
「慶祝?慶祝個拔剌喔!!」
「慶祝你們有機會復合啊,或者是,再一次,還是老樣子,光棍一個,然後我們一起喝到茫,哈哈哈哈......」
說完他就揚長而去。留下仰天長嘯的哈哈笑聲。


幹!狗嘴裡果然吐不出象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收件住址是我以前在台南的訓練中心,這信件應該是從那轉寄過來的,還真有心啊,沒有被當作垃圾丟掉。

但是,我還真希望這封信被當作垃圾給處理掉。我已經平靜的感情心湖,就不會再起了一波漣漪。

信裡,就是一些問候與生活近況,她換工作了,因為家庭經濟因素的關係,她很早就休學,開始工作。其實我已經不記得,也不再去在乎信裡些些什麼內容,因為,最後那一段內容,又在我腦海裡丟下一顆手榴彈。

"我的工作環境從夜班換成正常班,所以,我又可以常常看到藍藍的天空,去享受和煦的陽光,不再是早上說晚安,晚上說早安。"

"最近的天氣很好,我喜歡在午后的偷閒時間裡,想一些事情,想起我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光,那段時間,我們過得很快樂,你還記得嗎?"

"這舒適的天氣,藍天白雲,涼風宜人,不去想工作上的事,只適合想念。"

"給好久不見的你,希望遠方的你,過的好,我想念你。"

我想念你......我想念你......我想念你......我想念你......

那顆手榴彈引爆了,剛好我的心湖下方蘊藏著豐富的原油,一連串的連爆效應,排山倒海而來。

隨著信讀到最後,信封裡有一張照片。

我不會忘記的,那張我曾經熟悉的臉,我曾經深深掏心掏肺的身影。

爆炸的瞬間畫面凝結,魚蝦全部凍結在隨著水花的湖面上。

我閉上了眼,她的身影肅然地從記憶深處釋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困惑了好一陣子,並沒有馬上提筆回信給她,因為我對於她的來信內容裡,所要透露的訊息,還丈二金剛,摸不著頭。

「你這豬頭想破頭也想不出答案啦!」阿偉在我們業務偷閒的時候,突然冒出這一句。
「阿不然要怎麼辦?」
「直接去找她啊,把話問清楚。」
「可是......」我居然思緒亂到接不下話。
「別可是了,她的用意是什麼,只有她知道,總之,目的已經達到,又騷到你癢處了,兄弟,我沒說錯吧!」
「我不知道ㄟ。」
「賣假啊啦,你很想見她吧!」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我想見她嗎?
我還忘不了她嗎?
縱使在一段不歡愉的情況下結束的這段感情,即使她當初那麼意志堅地的說要放手,我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。
OUT!就像棒球賽的主審宣判三振的手勢,簡明扼要。

我會想再見她嗎?

「兄弟,聽我一句話。」
「感情本來就是煩惱的事,但是,你不去弄清楚那些斬不斷的煩惱事的話,那更是讓人煩惱。」
「人說,敵人的敵人,就是朋友。也就是說,朋友的敵人,就是敵人。」
阿偉居然說起道理!
「我不懂,這跟朋友敵人有啥關係?」
「唉喔!反正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,你現在面對的困難,我當軍師出主意,看是你當前鋒,拿刀去砍了那些情絲啦!還是去收復那片失土。總之,你與其在這裡無里頭的亂想,還不如去搞清楚事情的原委,到時候再來想下一步怎麼走。」
「你要知彼知己,搞清楚狀況,才可以百戰百勝!」

好像,有那麼點道理。

多年後的今天,我仍忘不了阿偉的這個敵人與朋友理論的延伸版。

我沒有寫信告訴我的好姊妹有這事發生,她此刻也正忙著準備升學考試,我想,我可以自己處理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警衛部隊的休假,跟一般部隊不一樣,不是周周休,但是卻可以積假,然後一次放,所以我們都是忍著想放假的心,累積起來,一次徹底地休個夠。通常呢,都是在每個星期四上完早上的莒光課之後,一堆雀躍心情,等待放假的同袍們,領了假單,從星期四的1200,連休到下星期三的1800。

我排到休假的那天,並不是1200走的那批,還有一些業務上的工作要做,時間到了,交代好業務上的工作,我的休假是1800開始,直到下星期三。出了營區,就搭車回到員林。

出了火車站,大概也晚上八點多了。

我望著公共電話,掏出零錢,投進幣孔,但是,卻遲遲無法按下撥號鍵。

是的,我想打電話給她,她家就在火車站附近。

心裡早就已經事先盤算過各種,怎麼跟她開口的說法。但是當下的此時此刻,卻又殘酷到我無法下定決心,是不是該打給她。

阿偉的話倏然出現在我腦海:"你不去弄清楚那些斬不斷的煩惱事的話,那更是讓人煩惱!"

我深呼吸,提起了一點勇氣。

我終於按下了曾經熟悉的電話號碼,嘟嘟的撥號聲從話筒響起。很訝異地,我還很清晰地記著她家的電話號碼。

她家人叫了她過來聽電話。

「喂。」她的聲音傳來。
「........喂........是我.........」我遲疑了幾秒,然後說出我是誰。
「喔,是你喔,還在部隊嗎?怎有空打電話來啊?」她的音量提高,聽得出來語音中的驚訝。
「沒啊,我今天休假,剛剛才搭車回來。」
「是喔,你都沒回我消息,我以為你不理人了呢!」
「差點就不理了,因為妳的信是寄到新訓中心的住址,我已經出中心,下到部隊了。」
「那你怎麼收到信的?」
「因為我在新訓中心人緣太好了,所以那邊的班長循著我到新部隊的資料,就轉寄過來給我。」
「呵呵,你一定很狗腿,不然哪會有人願意幫你!」
「嘿嘿,是啊,我當初的代號就是狗天字一號,深受長官愛護,不然我怎麼會現在打電話給妳呢?」
「還好你收到信了。」這句話,她說的格外溫柔。


寒暄了幾句,我握緊拳頭,我突然想見她。
但是,我該怎麼說出口呢?

「妳有空嗎?」我提起勇氣問了,還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顫抖。
「恩,有啊。」
「我剛洗好澡,正在看電視。」
「那..........」
「怎啦?」
「我的公車還有半小時才會到,不想等了,可不可以,請妳載我回家啊?如果妳願意,也有空的話?」我越說越小聲。

想見她,這居然是我當時想出來的理由。

但是,我很怕她會拒絕。我靜靜地在話筒的這一端等待宣判。

「恩,好啊。等我15分鐘,我換個衣服就到。」
呼!緊張感解除。
「你在火車站哪裡?」
「我剛下車,就在車站大廳的公用電話旁。」
「嗯,這樣好了,你就在員林火車站的"火"字下等我好了。」
「車站招牌哪來的"火"字啊,妳別騙人。」
「唉喔,穿上軍服,沒有讓你變笨嘛!呵呵。」
「小姐,這是老梗了啦,騙不了我的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晚她騎車出來,遠遠地就認出我來,用力地朝我輝手,她本來就是一個落落大方的女孩,也還是習慣性地讓出前座,要我騎車。

我們見面了。

還不到一年的分離,二人外貌當然不會有太大的改變,唯一變的是,我們不再手牽手,而只是禮貌性的點頭,只是朋友一般的問候。我發現,我還多了一點尷尬,但是,我盡量掩飾了下來。

我們沒有去其他地方,直接騎著車朝我家的方向前進,一路上亂哈拉,她聊她生活近況,我說我部隊的生活。

員林到埔心的路程很快,停好車後,我要她進來家裡坐一下,喝杯茶再走。她本來說不好意思打擾,但我想說這樣就讓她掉頭走,很不好意思,她答應了。

家裡只有媽媽與老妹在,媽媽當然是不知道,我曾經跟她眼前這位女孩交往過,我瞞得很好,但是老妹知道所有的事情來龍去脈,所以當她看到她進來時,我看得出老妹眼神中的詢問之意。

時候不早了,雖然她有跟家人說是要載我回家(我跟她家人都認識),但還是不該讓她那麼晚回家,我騎著我的車,陪著她一起回家。

「那,就再聯絡了。」在騎樓下停好車,她看著我說。
「恩,再聯絡。」
「要記得回信給我喔,這樣我才可以知道新部隊的新信箱。」
「恩,我回去馬上寫。」
「軍隊的生活,可要好好照顧自己喔。」
「恩,我會的,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。」我亮出我那隻瘦巴巴的胳臂。
「有休假回來的話,給我個電話,可以一起出來吃個飯。」
「恩,我會的,今天這趟車程,下次我會補請當謝禮。」
「我給你的那張照片,要好好留著,不要拿去到處現。」
「恩,好的,我會把她好好地供奉在我的內務櫃裡。」我雙手合十,裝著膜拜的樣子。她笑了。
「那就這樣囉,下次見。」
「恩,好,下次見。」
「晚安。」
「晚安。」

我目送她進了她家大門,關門前,她回頭又望了我一眼,正在發動機車的我,一抬頭剛好與她四目交接。

我的錯覺!!一定是我的錯覺!!

一霎那間,我覺得她的眼睛在說話。

我只能用傻笑,來掩飾我的感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